關於部落格
越來越現實的心態,越來越感性的內在。
  • 1124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奴才by風弄(第六章~第十章)

奴才 第六章 “來人啊,把老陳叫過來。” 陳伯被叫到書房,一進門,看見我好模好樣站在小王爺背後,眼睛突了一下。 他八成以為我遭了小王爺的毒手。 我在小王爺身後做個鬼臉。 不錯,是差點遭到毒手,不過幸虧玉郎我機智勇敢,唱做俱佳,順利扭轉形勢。 小王爺對陳伯說: “老陳,從現在開始,玉郎只服侍我一個。除了我,誰都不許派他活兒。” 我點點頭,又悄悄用指頭戳戳小王爺的脊樑。 “還有,玉郎不住奴才的房間,就睡我寢房隔壁那間。你找人好好收拾一下,擺設佈置按主子的分例。” 我看著陳伯幾乎瞪得要掉下來的眼珠子,擠眉弄眼,繼續戳小王爺的脊樑骨。 “還有,找丫頭侍侯玉郎,要兩個伶俐的。” “還有,玉郎的衣服,不要奴才那等質料的,你立即去找裁縫,按他身段裁幾件緞子衣服。” “還有………” 哈哈,小王爺變了一只應聲鳥。我戳他一下,他就會說出好聽的話來。 陳伯聽著小王爺的吩咐,以為他被鬼附身般嚇白了臉,又連連疑惑地看著我。 我笑咧了嘴,越發高興地不斷戳戳小王爺。 正不亦樂乎,小王爺忽然轉身瞪著我,一聲低吼: “有完沒完?” 我嚇了一跳,看見他凌厲眼光,連忙吐著舌頭臉把手藏到袖子下。 陳伯流著冷汗出去後,小王爺把我拉到面前。 “如何?現在高興了吧?” 我嘻嘻笑: “高興高興。” 現在看看,這小王爺真是長得不賴。鼻子是鼻子,眼睛是眼睛,好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。 “玉郎……” 小王爺微微一笑,唇輕輕揚起來,抓著我的手。 他的聲音低沉,聽在耳裡,好象被貓撓著心一樣痒痒。 他是怎麼練出來的聲音?我也要學! “對你這麼好,總要報答一下吧?” 耳朵裡好癢,他一邊說一邊朝裡面吹氣。 我情不自禁,伸手撓撓耳朵。手指剛碰到耳廓,忽然被一個濕漉漉的東西纏上。 原來自投羅網,把指頭送到小王爺嘴邊去了。 “不要動。” 他抓著我的手,不讓我縮回去。 我眼睛一瞪。你說不動就不動? 暗自用力一扯,把小王爺舌頭上的手指搶了回來。 “我告訴你!不許隨便碰我!” 我轉身,扠腰,大喝: “我是主子!你說的!” 小王爺苦笑: “對對,你是主子。” 他眼中閃爍,不知道又在想什麼。 不管,反正我已經吐氣揚眉,不怕他也。 “玉郎大少爺,你今天是主子。有什麼吩咐,請告訴小的。” 戲謔地笑著,小王爺舒舒服服坐到椅上,眯著眼睛看著我。 哼!你坐我不會坐嗎? 房中只有一張椅子,已經被小王爺坐了。我斜眼看看那小墩子,坐在上面肯定比他矮一截。 “吩咐?當然有啊。” 我爬到桌上大方坐下,把腿放在墩子上。因為桌子和墩子隔得太遠,有點勉強,只能把腿伸得直繃直繃。 “我要搥腿。” 小王爺眼睛一突: “搥腿?我?” 他指指自己的鼻子。 我理所當然地點頭: “反正我是主子。” “我只給你當主子的福利,可沒有說你可以使喚我。” 我打個哈欠: “那好,你找個丫頭進來幫我搥腿。記得,要模樣漂亮一點的。” 小王爺看我半晌,忽然輕輕笑了起來。 他笑得真好看,眉毛舒展開,臉上漾著春天一樣的光。 “好,好…..” 他把唇翹成一個弧度,緩緩卷起袖子: “讓我來侍侯你。哈,我還從來沒有侍侯過人呢。” 我有點愕然,瞪大眼睛看著他。無論如何,他也是王爺,是個大大的、比我還要大大的主子。剛剛只是氣他一氣而已。 不料,他真的幫我搥起腿來。 輕輕的、柔柔的力道。 真舒服,我瞇起眼睛。這下換我低頭盯著他看。哈哈,再換一個色迷迷的眼光。 一個字--------爽! 小王爺抬頭,誇張地裝個害羞樣。 “主子,你這…….叫什麼眼光?” 我大刺刺說: “怎麼,看看都不行?有你這麼當奴才的?” 痛快痛快! 小王爺說: “如果我真當奴才,肯定是個比你好千倍的奴才。” “哈哈,笑死人了。那好,你當好奴才,我當好主子。以後你要聽我話!” 這小子八成是當主子當得賤了,居然肯去做奴才。 正等他乖乖點頭,他忽然臉色一正,咬著字說: “哼哼,想錯你的心。” 我又被他嚇了一跳,慌得把腳都縮了回來。 再看一眼,他又笑了,笑得溫順平和。 “對不起主子,我可把你嚇著了。” 他揶揄著,又看似認真的說: “我賠罪吧。” 我大大點頭: “賠!當然要賠!” 轉眼間,小王爺的臉驟然變大。他的動作快得看不清楚,唇已經湊了過來。 剛要開口驚呼,立即被堵得死死,連喘氣的工夫都沒有。 牙床被他軟軟掃過,接著是纏著我的舌頭,不斷吸,不斷吮。 糟糕,又開始腳軟! 錯,不是腳軟,是腰軟。 我向後倒,倒在了桌子上。 幸虧剛才沒有選擇坐在墩子上,否則這下要摔到地上去。 天旋地轉…….. 又過了多久? 小王爺好不容易放開我。 我拼命喘氣,象一連爬了兩百棵樹。 “你….呼……你……呼呼………..” 我指著他罵: “你又調戲我!” 眼前人一臉無辜: “現在你是主子,我是奴才。吃虧的是我。” 小王爺受了委屈般擦擦眼睛: “你調戲我!” “我…..我……” 我的手指現在不指著他了,指著我自己的高挺鼻子: “我調戲你?” 我怪叫。 “對,你調戲我。” 小王爺臉上一派認真,莊嚴地點點頭。 腦袋被他攪和得成了一團漿糊。 小王爺又說: “你說了要做好主子,可不能做了壞事都不承認。” “我……” “如果你做好主子,那麼等我當主子的那天我也做個好主子,絕對不欺負你。” 這中間的意思,當然是如果我不當好主子,五天中的一天就會死得很難看。 我象被人卡住脖子: “我…..我……” 如同洩了氣快病死的青蛙。我點頭: “好,好,我調戲你。” 小王爺這才又笑起來,拉著我的手道: “玉郎主子,你不用傷心。我一點也不怪你調戲。哪裡象你,碰一碰就大叫大鬧的。你看,我是不是個聽話的好奴才?” 他對我俏皮地眨眨眼睛。 “我….我…..” 我也拼命眨眼睛。 天啊! 為什麼不對勁? 一定有點不對勁的地方……….. 奴才 第七章 我想了一個晚上,到底有什麼地方不對勁。 床很舒服,比我在家裡的那張更精緻豪華。我已經搬了過來住在這間主子住的房裡,小王爺的寢房就在隔壁。 說真的,我就是喜歡漂亮精緻的東西。例如……現在放在床頭的那套天藍色衣服。上好的料子,墜著真絲繡花邊,當日我在家裡求我媽做一件要多困難。 那衣服是小王爺的。裁縫幫我量了身,做出衣服來還要幾天工夫。穿小王爺的衣服,總比穿著醜陋的奴才衣服好。 其實小王爺挺好啊……除了他那怪異得隨時會變的脾氣………. 我住進來的時候,他抓著我的手,輕聲笑: “今兒第一天,放你睡個好覺。” 嘴湊在我耳邊,把我耳朵弄得好癢。 聽他說話,心也是癢的。 好象接下來,會發生很有意思的新鮮事來。 爺爺和母親,還有當著父母官的父親,不知道是不是正在想我。 我忽然打個大大的噴嚏。 揉揉鼻子,把踢開的被子提到脖子上。 不錯,他們正在想我。 我閉上眼睛,好好睡覺。 我是乖寶寶,玉樹臨風賀玉郎。 睡了一個好覺。 陳伯再也不會來抓我起床。 迷迷糊糊睜開眼,聽見有把輕柔的聲音對我說: “醒了?” 一個漂亮的小丫頭端著水盆站在床頭,笑著說: “該起來了吧?主子都醒了,在書房裡喚你呢。” 一邊手腳利落地把我扶起來,擰毛巾。 “陳伯要我來照顧你。你叫玉郎是吧?真好玩,和我的名字是一對,我叫金妹。” 對了,小王爺還答應會有小丫頭服侍我的。 漱了口,我問: “有什麼吃的?餓死了。” “呵,好大的架子。” 金妹皺著鼻子說: “以為自己是主子不成?別有風使過了頭。大家都是奴才,不過主子心緒好,逗著你玩罷了。” 哎,好大膽的小丫頭。 我瞪她一眼: “什麼大家都是奴才?我才不是奴才!” “不是奴才,那是什麼?” “我……我是…….” 我語塞,總不能說是小王爺的親親寶貝玉郎吧。 金妹噗嗤一笑,掩著嘴說: “你這人好逗,一著急臉就紅成猴子屁股似的。算了,我也是好意,要你小心一點,不要把主子的玩鬧當真了。每年頭裡得寵的人不知道多少,你去問問,主子身邊的書童,哪個當日不是寵得沒上沒下。如今哪一個還見到影子?” 心裡咯 一下。 隱隱知道有點不對勁,但是又說不出來。 我撅著嘴冷哼: “你嫉妒。” 金妹把毛巾往盆裡一扔,叉著腰道: “我嫉妒?哈,現在架子擺得大得罪人,以後受冷落的時候你就知道後悔了。” 受冷落? 會嗎? 我現在也沒有怎麼受熱落啊。 不管金妹,我急急忙忙穿了小王爺給我的衣服,跑到書房去。 果然,小王爺已經呆在書房裡。 真是個喜歡讀書的呆子。 “玉郎,你來了?” 一見我,小王爺放下手裡的書,笑了起來: “來,來,讓我看看。” 抓著我轉個圈,高興道: “我倆長得一般高,長短正好。只是你纖細,看著寬了點。” 我忽然想起金妹的話,抬頭問小王爺: “你會不會忽然一天讓我重新當奴才?” 我認真地說: “我可不想做奴才,被人使喚來使喚去。” “我知道,你最恨人家使喚你。” “對!” 我點頭。 “可是,我們約好了,每五天,你要做一天好奴才。不會忘記吧?” 我點點頭。對,什麼事都是有代價的。 不過五天做一次奴才和天天做奴才,這筆帳對小王爺來說怎麼算都是虧的。 小王爺問: “今天開始,只要沒有外人,你可以使喚府裡的奴才,象主子一樣。不過,有外人的時候,不許調皮耍賴哦。” 哈哈,快樂的日子要開始了。 “我要使喚你。” 我揚著頭,嘟著嘴。 糟糕,怎麼看都象在撒嬌。 他又不是我媽,我為什麼撒嬌?腦袋壞了。 我拍拍自己的腦袋。 小王爺眯著眼睛笑: “好,你使喚我。玉郎主子,你要奴才怎麼侍侯?” 又驀然靠近,簡直是鼻子對著鼻子。 呼吸忽然困難。 有前車之鑑,我連連擺手: “我今天不想調戲你,你千萬不要又被我調戲。” “不想調戲我?” 小王爺嗤笑,猛然抓住我下面,揉著問: “不想壞事,怎麼會這樣?” 啊啊啊!你抓哪裡啊? 我大叫: “放開放開!你瘋了嗎?” 小王爺貼著我耳朵輕輕說: “主子,我在侍侯你啊。這樣不舒服嗎?我就知道,你一大早就想調戲我。” 不不……. 我拼命搖頭,就是說不出話,張著的嘴巴只懂得喘氣。 身子早就軟了,倒在小王爺懷裡。為什麼每次都倒在他懷裡?不過他摟著我,總比讓我掉到地上好。 好象有螞蟻在身上到處竄,不是一只,是一群。 全身酥酥痒痒,卻又莫名的舒服。小王爺的手啊,弄得我好舒服……… 我索性靠在他身上,讓他侍侯。 越被他逗,我越想要更多。這一定是王府裡的新鮮遊戲,怎麼當年我在家裡的時候不會? 我又扭又翻身。不知道是該叫救命,還是叫他快點快點不要停。 盪在雲端一樣的舒服……身子越來越熱………. 快要忍不住大叫。所有的舒服到了頂端,一股熱流從下身竄了出來。 我尖叫一聲,癱在小王爺懷裡。 好累啊。 無精打採抬頭,對上小王爺賊兮兮的眼。 “你欺負我……..” 小王爺無辜地低頭: “我這是侍侯。玉郎主子,你可舒服?” 聽他的聲調,差點以為他會向我打千討好,可是臉上卻完全不是一回事。 舒服? 隱隱覺得這事丟臉。我堅決搖頭: “一點也不舒服。” 我有氣無力指著他的鼻子: “下次不許強迫我調戲你!” “是你自己起了壞心,想調戲我的。” 忍無可忍,我大吼: “誰想調戲象你這樣的?要調戲也去調戲漂亮的小姐!我寧願調戲王妃也………….啊!我的媽呀!” 胯下剛剛被“侍侯”得很舒服的地方忽然被人狠狠一捏,我慘叫起來。 小王爺變了臉色,冷冷道: “三分顏色,就開染坊了?” 他的樣子太可怕,實在不敢提醒他,我現在是主子他現在是奴才,只能可憐兮兮地瞅著他陰沉的臉。 小王爺看了我的模樣,居然笑了起來,象冰雪融化一樣。 把我好好安置在太師椅裡,轉身去倒了杯熱茶,竟然恭恭敬敬端到我面前。 “玉郎主子,請用茶。” 這個變態的傢伙……. 我下面還隱隱做痛,嚇得撲通撲通的心還沒有恢復過來,哆哆嗦嗦接過他雙手遞上的茶,懷疑地盯他片刻。 小王爺笑著,用發膩的聲音說: “主子小心燙。” 對我嬌媚一笑。 我的天! 嬌媚的笑出現在他那剛剛還黑得象鍋底的俊臉上,唯一的結果就是害我手一松。  鐺! 茶杯掉到地上,砸個死無全屍。 奴才 第八章 我的天! 嬌媚的笑出現在他那剛剛還黑得象鍋底的俊臉上,唯一的結果就是害我手一松。  鐺! 茶杯掉到地上,砸個死無全屍。 小王爺對著地上的碎片看看,皮笑肉不笑的說: “也沒什麼,不過是進貢來的小杯,昨天皇阿瑪才賞賜給我。摔壞貢品,頂多弄個不敬的罪名,殺頭了事。” 我嚇出一聲冷汗,哆哆嗦嗦站起來,圍著地上的茶杯屍體走一圈。 搞了半天,原來主子也不是好當的。 不過….. 不能示弱,絕對不可以! 轉過身來,我理直氣壯說: “誰叫你用這杯子的?我說了要用貢品嗎?” “你是主子,當然要用名貴的。越名貴越好。” 看他臉上曖昧的笑容,我就一肚子火。 “好了好了,這件事就算過去了。” 心虛地擺擺袖子。 幸虧小王爺沒有再多話。 兩人在書房裡悶悶呆了一會,我說: “本主子要出去玩。” 小王爺嘻嘻一笑: “當主子要當全面,我要幹的心煩事你一件也不許少。現在的時候,應該練字。” “練字?” 我大叫,不能置信得瞪大眼睛。 原本以為離開家門就可以遠離的噩夢,突至………. 小王爺點頭: “對啊,主子的字,一定要比奴才的好看。現在你是主子我是奴才,你的字一定要勝過我的。” “那你寫幾個字來給我看看,咱們比較比較。” 雖然不大可能,但還是希望他的字象狗爪子寫的一樣難看,躺的躺,睡的睡。 我看著他神采熠熠,拿著筆意氣風發一輪狂掃,已經心知不妙。 等我靠近去看成品時,腳立即軟了下來。 “主子小心。” 一雙手從後撐住我,隨便吃了兩記豆腐。 這小子是王羲之轉世? 冷汗潺潺而下。 如果要我勝過他的字,那我要被關在書房裡練一百年的字。 小王爺帶笑問我: “主子,我的字還看得過去?” “呵呵……勉強看得過眼,比我奶媽寫的好一點。” 我死鴨子嘴硬。 “我也知道勉強。那請主子寫一副,讓我也開開眼界。” 小王爺惡意地戲謔。 我玉樹臨風的身子立即矮了三分。 “這個…….太炫耀了不好。” 我是主子。 面如土色的主子。 “不行,一定要寫。說了當主子,沒有只當半截的,該學的要學,該練的要練。從現在開始,我要好好教導你當個好主子。免得有人嘮叨我不是好主子。” 小王爺又轉眼變了臉色。 這個該死的變臉快過變天的壞蛋! “嘿嘿,我想了想還是…….” 正想著要掰些什麼藉口,以免我比他遜十萬八萬倍的字出來丟人現眼。小王爺緩緩咳嗽幾聲,不知道從哪裡取了一條板尺出來。 我立即噤口。 這種板尺和我頗有淵源,以前作弄夫子被發現後手掌都少不了它的痕跡。 “練不好,就打手掌。你現在已經是主子了,當然不能打板子,也不可以抓去曬太陽。不過手掌卻是可以打的。” 小王爺開始回憶他的痛苦童年: “我小時候挨了多少板尺,才練出一手好字來。” 糟糕糟糕,如果讓他看見我的字,說不定會把我的手掌打穿。 我緊張地盯著小王爺冷冷的臉色,還有在他手中上下擺動的板尺。 狗急跳牆,我豁出去了! “我不當主子!” 我跳到椅子上大吼: “我要當奴才!” “你要當奴才?” 我大大點頭,惟恐他不肯。 不料,小王爺答應得好輕易。 “沒問題,當奴才就當奴才。你跳得這麼高,對我態度不敬,如果你是主子我當然可以接受,不過如果是奴才,就要好好教訓一下。抓出去綁在天井裡打二十鞭子,夠不夠?” “什麼?” 我尖叫得變了聲調,急忙從椅上跳下來。 “什麼?不夠?我想也是。” 小王爺裝模做樣點頭: “至少也四十鞭,皮開肉綻才會記得教訓。” 他悠閒地站在我面前,讓人牙痒痒的洋洋得意。 “那我不做奴才!” 開玩笑,我又不是喜歡挨打。 小王爺皺眉: “那你到底是做主子,還是做奴才?” 我仔細想想,發現做什麼都不划算。 奴才要挨鞭子,主子要挨板尺。 越想越傷心,我哇一聲大哭起來: “什麼都不做!我什麼都不做!你欺負人…….” 小王爺很沒良心地欣賞我的哭臉,斯條慢理問: “那你要做什麼?” 看他惡意的笑容,我腦裡靈光一閃,抹抹眼淚: “我做你的親親寶貝玉郎!” 稱呼是肉麻了一點,不過這可是他自己提議的。 小王爺忽然凝住笑容,不做聲地盯著我看。 “不行嗎?” 我小聲問。 眩目的笑容又綻放開來。 “行。” 小王爺點頭,還不等我歡呼,接了一句: “當我的親親寶貝玉郎,本來就是讓你當主子的條件。所以,你只有兩條路。” 我又開始哭喪著臉。 “第一,當奴才,我要打就打愛罵就罵。第二,當我的小寶貝,五天裡有四天可以當主子,剩下一天要完全聽我的。” 簡直就是沒有選擇。 我蔫著腦袋。 “好啦好啦,字寫得醜可以練。你現在先來做我的小寶貝。” 書房裡的氣氛驀然變得詭異。小王爺的聲音放得好軟。 我才愕然抬頭,唇就碰上一片軟軟暖暖的東西。 象蛇一樣的東西滑溜地鑽進口裡,追著我的舌頭跑。 我忙倉促扭頭避開: “你又調戲我。” 想到困難的二選一,說話底氣不足。 “不,是邀請你調戲我。” 小王爺忽然抱緊我,摸索我的身子,微微喘氣道: “你現在可是我的親親玉郎寶貝兒,兼我的可愛小主子。我聽你的,乖乖被你調戲。” 奴才 第九章 這樣的主子真不是人當的。 我“被迫”……….調戲了小王爺一整天。 幸虧他模樣算俊俏,動作算溫柔,不然更慘。 又象上次一樣讓我在他手裡放出白色的黏液,我急促地失了神志在他懷裡喘氣的時候聽見他的笑,象吃飽肚子的狐狸。 “呵呵,小玉郎,你叫得好響,不怕有人撞進來?” 我對這話免疫。 一則因為當時沒有反應過來,二則…..反正連王妃都見過了,怕什麼? 小王爺的手和舌頭都很厲害,逗得我渾身發軟。 我發起狠來,對他又抓又咬,他也不生氣,只是輕輕笑,有的時候略微避一避,口裡喚道: “好主子,別這麼使勁,小心手疼。” 這傢伙倒是個好奴才坯子! 胡鬧了一天。 小王爺命人將飯菜送到書房,把平日侍侯吃飯的奴才都趕了出去,掩上門,對我嘻嘻一笑。 “主子,奴才侍侯主子吃飯。” 他手腳倒還利索,把做得相當精巧的菜一碟一碟擺好,又為我燙了筷子。 我大刺刺坐在椅上,威嚴地略一點頭,伸手取筷子。 另一雙手卻比我還快,將筷子取到手中。 我抬頭,看見小王爺有點不對勁的笑容。 “主子,都說了,要讓奴才侍侯吃飯才是。” 我翻白眼: “你不會是想餵我吧?” 哪料他居然立即打個千兒,喜洋洋大喊一聲: “是,奴才聽命。” 接著趁我目瞪口呆之際,夾起一塊茄子放在我大張的嘴裡。 雖然我從沒有看過王爺吃飯,不過,也不至於要人餵吧? 如果這樣,那皇帝怎麼辦? 讓奴才幫他吃了了事? 還是要奴才嚼碎了餵他? 還有還有,難道我爺爺當年就這樣把老主子給“餵”大的? “咳咳…..” 我張到嘴巴喘氣,被茄子堵住嗓子眼,大聲咳嗽起來。 小王爺急忙丟了筷子拍我的背: “主子當心,主子當心……” 我終於半死不活地把那塊茄子吐了出來,張著大眼睛還做不出什麼正確的反應。 “原來主子容易被嗆到,那可怎麼好?” 小王爺裝模作樣皺起眉頭。 我寒毛直豎,他一裝模作樣,後面肯定沒有好話。 果然,他一拍後腦,說: “有辦法了。” 拿起筷子夾了一塊茄子,放在自己嘴裡,咬下小小的一塊,朝我直靠過來。 不會吧? 我在心裡欸叫。不幸地----------夢想成真。 皇帝級的待遇………. “你……你又幹嘛?” “幫主子清理清理舌頭啊。” 小王爺的侍侯,實在太周到了,不但幫我把食物嘴對嘴送過來,還仔仔細細清理我的舌頭------用他的舌頭。 “不用了不用了。” “不行,好主子是不能拒絕被奴才侍侯的。” “我不要…..” 抗議被掩上來的驚濤駭浪淹沒。 結果,一頓飯,攪不清是我在吃飯還是他在吃我。 不過看氣色,吃飽的人是小王爺。 “還要嘗一塊魚嗎?” 小王爺意猶未盡地問。 我連連搖頭: “不要不要。” 哪有主子吃飯把嘴角給吃腫的? 這主子真不是人當的。 看看桌上一片狼籍,筷子早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。 菜倒是剩了不少。 我不做聲摸摸肚子,晚上還是溜到廚房找點吃的才行。 “小王爺…….” “呃?” “天要黑了,我可以告退嗎?” 他顯然玩得正不亦樂乎。 “可是奴才還沒有侍侯玉郎主子沐浴呢。” 沐浴? 我眼睛幾乎暴凸出來。 被他侍侯沐浴,一定屍骨無存。 看他一提到沐浴那興奮的眼神。 我連連擺手: “不要不要,不勞煩了,不勞煩!” 看見小王爺一步一步朝我靠過來。天生的本能讓我做出及時反應……… “我……不…….要…….啊!” 我大哭起來。 眼淚潺潺而下。 正鬧得不可開交,書房外傳來聲音。 “主子,三王爺來了。在廳裡呢。” 小王爺立即停下腳步,威嚴地隔著門道: “知道了。立即就來。” 我鬆一口氣,見小王爺又轉頭來望我,立即重新警惕起來。 “三哥來了,我要去應酬應酬。” 小王爺一笑,把我扯過去親親臉: “你也累了,回去吧。記得要好好沐浴。我不在,不許別人侍侯你沐浴。自己洗乾淨就好。” 只要他不在就好。 我點了十七八個頭,一邊感謝觀音菩薩。 “好好呆在屋裡。” 小王爺又囑咐一句,方去了。 我也連忙竄回自己的房間。 象後面有老虎追著一樣飛逃回房中,正轉身插門,後面傳來拖長的聲音: “不用插了,小王爺要進來的時候,什麼都攔不住。” 我猛然一跳,轉身戒備。 說話的是正在桌上擺菜的金妹。 “我吃過了。” 金妹還是把菜往桌上擺,嘴裡懶洋洋說: “猜也猜到。不過你能吃飽嗎?到了晚上餓的時候可別使喚我。” 我狠狠瞪她,不過確實沒飽。 摸摸肚子,坐了下來。 抓起筷子,望了桌上的飯菜一眼。 “比不上小王爺的吧?沒有辦法,你真的當自己是正經主子啊?” 金妹大模大樣坐在另一張椅上,忽然嘆氣: “欸,又一個痴人。” “餵!” 我放下筷子,挺直腰問: “你想說什麼就說,不要東藏西躲的!” 金妹別過頭: “我可不敢隨便說什麼。反正……..” “反正什麼?” “欸,被小王爺看上,就真的是福氣?我看你的心性,不象那等貪圖吃穿,不知廉恥的,才好心好意勸你。” 她錯了,我絕對貪圖吃穿。 至於沒有廉恥,不過鬧著當個主子,還沒有這麼嚴重吧? 奴才 第十章 她錯了,我絕對貪圖吃穿。 至於沒有廉恥,不過鬧著當個主子,還沒有這麼嚴重吧? 我悻悻撿回筷子,決定不和這小丫頭計較。 “餵,我說你啊!” 金妹在我耳邊大叫: “你到底聽見沒有?” “聽見什麼?” “要你小心,不要真的掉到坑裡去了。” “哪裡有坑?” 金妹一窒,別過臉: “反正都是奴才的命,真要來的時候也躲不過。” 莫名其妙,我打個哈欠,打算去洗澡。 這危言聳聽的小丫頭,考慮要不要找陳伯換一個過來。 次日,又被叫去書房。 金妹雖然囉嗦,侍侯人到還手腳麻利。快快幫我擦了臉,把衣服整好。 我思量著小王爺今天又有什麼花樣,想半天也想不出什麼好對付的法子,只好大大嘆氣,推開書房的門。 “小寶貝!” 剛進門就被人抱得透不過氣來。 小王爺一雙手毛毛躁躁不斷摸上摸下,嘴裡說: “好想你。昨兒是我不好,說了晚上來看你的,誰料三哥他不回府,就拉著我說了一個晚上的朝政大事。” 呸,瞧你這樣子也配談朝政大事? 我忙著把他的手從身上扯下來,根本沒空張嘴罵他。 “為何不說話?生氣了?不要氣,以後天天到你那陪你。” “放手!” “喲,生氣了。” 一臉無賴的笑容。 論力氣我打不過他,只好開始擺主子架子。 “混帳!我叫你放手!” “我為什麼要放手?” “現在我是主子,我叫你放你就要放。” 小王爺嘿嘿一笑: “錯了錯了。你算算今天是第幾天?” 第幾天?我張大嘴巴。 這幾天倒沒有開始時候那樣度日如年,就是被迫“調戲”小王爺的時候辛苦一點。我也沒有天天數著指頭過日子。 “今天是第五天,我的親親小玉郎。” 第五天? 小王爺象即將張嘴吃雞的狐狸: “今天輪到你聽我的使喚。什麼要求都要照做哦。這可是你答應的。” 對對!我大拍腦袋。今天是五天裡唯一被吩咐要完全遵守命令的一天。 “記得。” 我挺起胸膛: “不用擔心,玉郎我可是一言九鼎,絕不食言。” “那好,第一個吩咐,你把衣服脫了。” 挺得高高的胸膛立即癟了下去。 “脫衣服?” 小王爺洋洋得意地點頭: “對,脫衣服。” “我不脫!” 我大吼: “我當主子的時候可沒有使喚你脫衣服!” “那是你不使喚。” “不行不行!” 把頭搖得象撥浪鼓: “要脫一起脫!” 那料反應如此…….. “好!” 小王爺大叫一聲,似乎巴不得我有這麼一句,立即三兩下,將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,連內衣都脫個乾乾淨淨。 “現在,輪到你脫。” 望著眼前美男裸體,我眼珠幾乎掉在地上。 口幹舌躁,我想喝水! “我承認你身材比我好,耐看得很。不用一定要逼我和你比吧?” 我強笑。 小王爺忽然放軟聲音: “玉郎,你看,你都熱出汗來了。快脫吧。” 光溜溜的小王爺大大方方任我觀賞,還高興地慫恿。 汗?我摸摸額頭。果然一手的汗。 君子一言,駟馬難追。 答應的事不能不算數。而且-----就算我不脫,小王爺那傢伙想必也會抓著我脫,到時候可大大失了威風。 比就比吧,我威武不足,至少也白皙可人吧? 眼睛一閉,手搭在衣帶上。 秋風掃落葉般,把身上所有的衣物統統一口氣脫下來。 全身冷颼颼。 忽然又不冷了。 小王爺靠了過來。 “嘿嘿,第一次看玉郎光溜溜的模樣,實在精緻。” 聽到他說精緻,我就低頭看看自己和年齡很相配的小弟弟,又瞧瞧小王爺和他的年齡絕對不相配的小弟弟。 “你也不是一樣光溜溜?大一點很了不起嗎?” 我眼睛噴火,咬牙切齒,彎腰把衣服撿起來。 白痴才會聽話脫衣服! 小王爺一把攔住我: “不忙不忙。” 雖然他早就對我摟抱了不少次,但這樣兩人都光溜溜的摟在一起,還是初次。 滑滑的皮膚磨在一起,聽見小王爺的呼吸,我的心忽然象兔子一樣撲撲跳了起來。 “玉郎,你好激動。” 我橫他一眼: “你的心不會跳嗎?” “我是說那裡。” 小王爺使個眼色。 我順著他的視線往下看去,立即羞紅了臉。 “不…..不……” 我結結巴巴說: “不關我的事。” 幾乎咬到自己的舌頭: “它自己豎起來的!” “哦?那就說,關我的事了。” 小王爺點頭道: “既然是我的事,自然要我來解決。” 又用手? 不過用手也好,這次算我調戲他吧。其實小王爺用手“被我調戲”的時候確實挺舒服的。 他倒是動手了,不過不是幫我解決,而是不知從哪抽了根繩子出來。 “把手放在背後。” “幹嘛?” 小王爺揚揚手裡的繩子: “我要綁你。” 我怪叫: “為什麼要綁我?” 不會又要拖我出去打吧?而且我現在還光著身子。 “我今天是主子,你得聽我的。” 小王爺又恢復高高在上的神氣。 我吃鱉。不錯,他今天是主子,說好的東西要算數。 “先說好,讓你綁了,你可不許打我。” “誰說了要打你?” 小王爺的下身也是豎得高高的,不耐煩地把我的手綁起來。 綁好後,上下打量著,嘖嘖嘆道: “果然不錯,果然不錯。” 下身熱得難受,我想去碰,卻被綁起了手。 “餵!你看夠了沒有?” 小王爺還挺老實,搖頭道: “沒看夠。” 歪歪腦袋,看我氣得鼓鼓,笑著吩咐道: “跪下吧。” 我立即挺起胸膛: “餵,我當主子的時候可沒有……..啊我的媽啊!………..” 他他他…他居然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擰了我一把,而且是擰在現在正昂頭的器官上面。 疼得我幾乎跳起來。不過到底沒有跳。 我慘叫一聲,雙膝軟倒,跪了下來。 “嘖嘖…..” 小王爺搖頭,一臉可惜: “你聽話點好不好?”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